第二层是老白指桑骂槐

为了在严密监视的制毒室中掩饰却又警告小粉偷零头的事实(最后停车场对话,       第二层是老白指桑骂槐

      苍蝇的另一层意思,如它的复眼包含4000个可独立成像的单眼,能看清几乎360°的事物,也隐喻着炸鸡哥的眼线和权力范围(可以从老白在停车场对小粉说的话中找到hint,担心制毒室被监听)。

       第十集Fly真TM碉堡了!完全可以作为两幕剧独立出来。

     至于那只苍蝇本身所象征的危机,在适合的时机,小粉可以用口袋的报纸就可以搞掂(不知道是否预示后面剧情走向)。

       但结合二人对话的前一晚,老白奋力扑杀苍蝇,说他单纯做戏给炸鸡哥看,为明日大戏铺垫,感觉又好像浮夸了点。因此尝试发掘更深一层:

       第二层是老白指桑骂槐:为了在严密监视的制毒室中掩饰却又警告小粉偷零头的事实(最后停车场对话,“一旦被他们发现我可能保护不了你”),用苍蝇/污染物指代小粉,潜台词跟他摊牌,清理完这些问题才能重新开工。

     单集剧可以做到如此细致,层层嵌套,甚至上升到哲学探讨,让人细细品味中发掘别番滋味。难怪毒师拿金球拿到手软。Bravo!

必赢使命,     而事实上,苍蝇无论是象征contamination而引发的良心拷问,还是隐喻炸鸡哥的权力,它总是嗡嗡不绝于耳,阴魂不散,提醒它的存在,keep
eyes on them,哪怕以为安全的睡床上依然能看到它在黑暗中对自己虎视眈眈。

       抗住昏昏沉沉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对话,发现别有洞天,大有存在主义戏剧的味道。

     
       本集表面上是老白打苍蝇,其实这只是俄罗斯娃娃的第一层。

       苍蝇作为贯穿全集的线索,对老白来说,其实也是contamination of
soul的象征。老白不容半点不洁玷污他的工作环境,天罗地网扑打苍蝇而枉然。最后说,全都被污染了,算了吧。——正如当初他一再挣扎、反悔,觉得自己并不是“that
kind of
people”而拒绝加入炸鸡哥,而现在又为他打工、为了自保而睁眼看着Jane死去,他再怎么澄清都难洗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