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原洪:从南海局势看中美关系

南中国海地区本来有关各方相安无事,可是由于美国蓄意挑动、炒作,致使南海局势波涛诡异,成为愈演愈烈的热点问题。这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中美关系的现状。一言以蔽之,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即由于客观上存在的诸多矛盾,中美关系难以如人所愿地平静、顺畅发展。

南中国海域内岛礁及其附近海域,历来属于中国领土,由中国政府行使管辖。只是到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该地区的一些国家开始对南海地区的一些岛礁提出主权声索,有的更是非法强占了一部分本属于中国的岛礁。对此,中国政府一直主张与有关国家通过和平谈判解决主权归属的争议,并做出不懈的努力。正是由于中国方面采取合情合理而又理智冷静的态度,尽管存在争议,中国始终同有关国家保持良好关系,南海地区形势得以长期维持稳定。事关各国共同利益的南海地区的自由航行也从未成为问题。然而,奥巴马于2009年就任总统后,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先称“重返亚太”、“亚洲支点”,后改用此名),把美国插手南海局势做为推行这一战略的切入点或突破口。南海局势从此发生变化,紧张动荡取代了既往的平静。

奥巴马上台之后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其背景是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和美欧等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因金融经济危机冲击等因素而国力削弱,维系二战后由美欧等国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越来越难以为继。美国为维持其“世界霸主”地位,不得不将它的全球战略部署做出调整,将主要力量集中到经济活力最为旺盛和政治影响力越来越大的亚太地区。所谓《亚太再平衡战略》应运而生。维系美国主导地位和牵制中国快速发展,是这一战略主旨的相辅相成的两个方面。

美国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或者说它的三个组成部分:

一、军事上,将美国全球海空军60%的力量集中到亚太地区;与此同时强化既有军事同盟和军事关系,并逐步在此基础上打造“亚洲北约”。作为第一步,拼凑并不断加强美日韩和美日澳两个三边军事联盟。美国做老板,日本当先锋,把中俄做为战略对手。朝核、南海问题是美推进军事联盟的抓手。

二、经济上,拉上日本,排除中国,推动签署《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以期一箭三雕:即控制日本及东盟有关国家的经济发展,迟滞东盟国家推进经济一体化步伐,从中国手中夺回美国在亚太地区日益失去的经济主导地位。

三、政治上,拉拢东盟,挑拨中国与东盟国家及其他邻国的关系,趁机扩大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蓄意炒作南海问题就是美国实现这一战略意图的一种手段。其借口先是所谓“航行自由”,近期又突出所谓南海“非军事化”。其终极目的是搞乱南海,美国从中渔利。

奥巴马政府在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过程中,虽然既有乌克兰危机、中东乱局以及“伊斯兰国”活动猖獗等外部因素的牵制,以及美国国会共和党的干扰和政府内部歧见的影响,但奥巴马在其对外政策以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做为重点的这一主场没有任何改变。他在职这几年,对亚太地区的投入较之其他地区要大得多。当今态势似是:减少对欧洲地区的投入,避免再度大规模卷入中东战事,集中主要精力应对亚太地区随着中国的崛起而发生的重大变化,以期尽可能长地维持美国在全球的霸主地位。可以预期,下一届美国总统,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出于美国的国家利益,其全球战略不会改变,其对华政策也不会有根本性改变。南海问题做为亚太地区的一个热点还会冷一阵、热一阵地继续存在下去,不会平息,但也不至于引发中美直接对抗。

评估、判断中美关系的走向,不能仅从双边关系角度,而应放在全球形势变化的大背景下。当前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中的核心问题,或者说各方力量斗争的焦点集中在世界秩序问题。二战后的世界秩序正经历历史性转变。基辛格曾说:“19世纪以来世界秩序的中心在欧美,21世纪世界秩序的中心在亚太。亚洲最大的变数是中国在未来20年的持续增长。中国的选择将影响和改变世界。美国必须考虑还有多少时间、多少空间可以维持现存秩序”。

美国要尽量长时间地维持其主导的现存国际秩序,或者通俗地说“霸主地位”,而中国国力的持续增长乃至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必然会促使现存世界秩序的改变。这一矛盾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们的主观意愿为转移。美国近来在对包括对华政策在内的整个对外政策,表露出不小的焦虑感。原因在于美国现行的体制和内外政策遇到了许许多多的麻烦,使其维系其主导的世界秩序越来越缺乏自信,而又苦无出路。

实践已经证明,而且必将继续证明,现行世界秩序的变化是不可阻止的,美国霸权不可能永续。时间在中国一方。只要坚持我们的各项既定方针,坚持实现中国梦。中国的前途是光明的,尽管前进道路不会平坦。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前驻欧盟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