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花无法面对父亲已经去世的现实

六花无法面对父亲已经去世的现实,谈到动画本身的话

之前在冰果完结的时候我吐槽了一下说京阿尼真是有钱啊,居然敢拍这么画质好的动画,然后中二病又再次给我一个巨大的打击,原作粉碎机的名号难道要扔到京阿尼的头上吗?这不科学啊?

然后十月本来以为京阿尼会继续跟KEY去做LB,没想到居然自己基本可以算是“原创”了一个动画(动画的剧情和小说基本关系不大…)。题材还是比较新的中二病——谈恋爱,本身中二病这个题材一出来我的脑子里面首先浮现的就是中二界那些前辈们,比如某个狂气科学家,某只黑猫,某个妹妹之类的。

谈到动画本身的话,其实质量是没的说的,不像是某些动画,随便一个暂停就是崩成国产动画。中二病大部分的内容甚至可以说是随便暂停一下就可以截图拿回去当桌面了。在这样的质量下,动画的前半部分却是一直在欢乐的搞笑,无论是所谓的“显卡切换”,还是喜闻乐见的自带鬼畜,甚至什么森大人的狗官方逼死同人之类的,让我觉得这个番可以当做一个欢乐的番来看了。说实话今年的十月番因为种种原因我大部分都是看了两三集等完结了再说,只有中二病每一集都是出了之后马上看。可能有一些动画是适合这么追着看的,有一些动画还是一口气看完比较爽吧,一开始中二病给我的感觉就是每周都可以开怀的大笑,毕竟并不是每个动画都是所谓的内涵番的。

必赢娱乐,作为一个曾经中二过的少年,当年自己也曾经幻想过什么死灵魔法使之类的。初二自己沉迷起点网络小说,曾经买过一堆吸血鬼的介绍书,然后还买过什么刀剑之类的,周末跑到后面的公园倍儿装逼的在那里挥剑。所以在我看这个动画的之后感觉就是代入感好强烈啊!!!好羞耻啊!!这些事情我也做过啊!!!以这样的情景之下,去看中二病,就更是有了一番别样的体验,这简直就是羞耻PLAY啊!!!

但是,从第七话开始,整个动画的色调急转直下,知道了六花背后的故事,爷爷那失望生气的眼神,一直以来中二只是为了逃避现实,逃避那个父亲死掉的现实罢了。但是现实就是现实,无论再怎么去想象,再怎么去寻找,再怎么去逃避,有些东西确实无法逃避的,六花无法面对父亲已经去世的现实,在圣调理人的面前,六花心中那扇躲避着的墙壁慢慢粉碎,慢慢的燃烧殆尽,她不得不去面对那残酷的现实。

——如果没有勇太的话

很难说勇太在这部动画里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作为曾经中二过的少年,看着六花的样子,却也想起了那时候的自己。一开始勇太喜欢六花吗?肯定不是,但是慢慢地接触,慢慢的在一起了解,勇太渐渐想要去保护六花,那个停留在自己的世界,不愿意离开的六花。也许他在六花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吧,当年自己也曾经是这个样子,曾经是中二的,但是那时候的自己没有朋友,在自己的世界里,虽然开心,却不免几分寂寞。如果能够一直守护着六花难道不也是很好吗?那守护的不也是自己曾经的理想吗?寻找着不可视境界线,和这个世界抗争着,独自一个人战斗着,这不也是很好嘛?

“因为是现实就必须要接受,即使他人这么说,还是有很多难以接受的事情。但是事情接连的发生,连调整自己内心的世界都没有,一切就结束了。不是在逃避,也不打算去无视,但是,以理所当然的理由去接受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样真的可以吗?但是大家都说这是理所当然的,都说现实就是如此,这样真的好吗?”

——当然了,因为大家都这么说,因为这就是长大,这就是现实。

可是不接受,六花不接受,她宁愿躲藏在自己的世界里面,也不愿接受那残酷的现实。若是自己就这么接受了,自己就这么的理所当然的成长了,心中难道不免会有一些惨痛吗?

勇太明白六花终究要从中二毕业的,必须要离开,所以他宁愿使用哪种强硬的方式逼迫六花去面对现实,他逼迫六花撕下了眼罩,他逼迫六花去丢弃过去的东西,他逼迫六花去面对现实——那个六花不敢面对的现实,父亲的死亡,这就是现实,回归生活,这也是现实。

就和我们每个人一样,自己的少年时代曾经有过很多的梦想,说着要做这个,要做那个,大家都说要当科学家,大家都说要当老师,大家都说要当飞行员,但是当慢慢长大,梦想被嘲笑,曾经自己所坚持的东西被人当做是搞笑的东西。大家说你应该这样,大家说你这样才对,大家说你这样好丢人,因为大家都是这样,你怎么可以不一样?你怎么能够不一样?慢慢的忘记,慢慢的觉得自己反而是丢人的,那些过去的东西都被埋葬起来再也不提及,成为永远的伤口。

但是,不妥协,他妈的永远不妥协,就是不妥协,就是梗着脖子也不妥协,这样有错吗?中二一辈子有错吗?没有,一直坚持理想有错吗?没有错。坚持自己的理想,在中二的世界里面活着,别人的嘲笑视若罔闻,这样有错吗?没有错。但是没有责任心,若我们只是孤零零来到世界,我们的生命属于自己,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人来到世界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人有父母,有家人,必须要负责。若是自己的理想让别人担心,就不得不去让步,去放弃,这样才是懂事的,才是对的。

这也就是勇太没有跟过去的原因,第11话的最后很多人都骂勇太人渣,但是他的心里又何曾好受过,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便是站在上帝视角去看别人。那时候的勇太明白,自己有责任让六花回去那个真正的世界,让她回到那个痛苦的现实世界。

可是回头看看,那些自己过往的回忆,那些自己曾经中二的历史,不也是最美好的回忆吗?勇太拆开了两年前的自己写的信,那时候的自己相信着一切,那时候的自己鼓励着现在的自己,告诉自己不要放弃,那时候的自己曾经坚信着自己拥有力量,那时候的自己曾经相信能够改变世界。即使是曾经中二的回忆,那也是属于自己的回忆啊!带着遗憾回到了现实世界,被眼前的无聊的日常所蒙蔽,因为逃避,因为痛苦而慢慢躲开那个世界,这样就真的好吗?

我们啊,一生中会遇到很多事情,会相信一些人,相信一些事情,也会放弃一些人,放弃一些事情,如果把曾经的回忆当做羞耻之事去遗忘,那么名为“自己”的自我意识岂不是太可怜了嘛?

少年pi的有一句话“人生就是不断的放下,但最遗憾的是,我们来不及好好告别”
对于勇太来说,那个过去的自己,曾经说着帅气的话语,回头看过去,确是羞耻的回忆,心中不免会有伤感吧。对于六花来说,那个是离开的父亲,自己不承认,拒绝承认父亲的死亡,却来不及说一声“再见了,父亲”

然而在不可视境界线的那端,我们看到在光芒下的二人,六花终于也能说出再见了父亲,去面对这个扭曲痛苦恶心,但是也充满友谊和爱的世界。

放弃了中二病?放弃了那个自己?当然不是,回忆这种东西就是在以后的日子里面想起来会让人会心一笑的小桥段,想起来也许会羞耻,也许会温暖,也许会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可爱,感叹着时光匆匆不等着我们的脚步,在自己还么有察觉的时候,就已经是另一个人了。

只是啊,你一直在我的身边,从来没有离开呀。

毕竟,人啊,一辈子都是中二病啊。

毕竟,中二病也要谈恋爱啊。

 

“下一次见面就在现实世界了哦,邪王真眼”

“恩,说好了呢,Dark Flame M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