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竟然到了一个据说是徐州老城的地方必赢信息

让我们竟然到了一个据说是徐州老城的地方,这是我第三次去徐州

2018年的清明节,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充分的证明了天气预报的准确性。提前几天播报的寒潮天气如约而至,棉袄保暖齐上阵才堪堪抵御住凄风冷雨的侵袭。在家里窝了两天,眼睛看手机看到要脱眶而出的感觉,于是在清明小长假晴好的第三天,迎着朝阳出发去了徐州。

家乡离徐州135公里,有高速连接,通畅无比。虽然眼睛的不适感还在,但心情已经开朗起来。我对徐州并不陌生,在成长的过程中,爸爸很多次提到这个他曾经当过兵的地方,奶奶仅存的几张照片里,其中就有她去徐州探望爸爸时的一张黑白合影。但是我第一次去是在18年前。那时孩子还只有一岁多一点,我们好象去了海洋馆和云龙湖,记忆已经模糊,可是当时感觉徐州很大很美很现代,忘记了它也只是一个和济宁一样的老城。第二次去看了准海纪念园、云龙山和龟山汉墓,知道原来大名鼎鼎的一代枭雄刘邦生于斯,他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强盛而持久的封建帝国,留下了众多的两汉遗迹,后世子孙有多人埋葬于此。

这是我第三次去徐州,觉得一天的时间根本不用做任何攻略,我们的目的地仍然是久负盛名的云龙山和云龙湖,就在看到景区路牌的时候,因为徐州与众不同的行车道,我们拐到了一个叫做户部山的街区,街头有着一座高大的牌坊,因为开着车太不方便,找到停车场放置,就开始就近徒步游览。没想到这次的阴差阳错,让我们竟然到了一个据说是徐州老城的地方。有刘邦练兵的戏马台,有民俗博物馆等等。后来查找史料,才发现这里是古老徐州即彭城的中心城区地段。因为古代徐州多水患,而户部山地势较高,有钱有势的官宦之家和富贾豪门纷至沓来,成为了富户们争相趋居之地,在户部山居住便成了富贵和身份地位的象征,所以有”穷北关,富南关,有钱人住户部山”之说。而户部分司的迁居于此,也使户部山成为经济文化中心和商业区,许多近代作坊和店铺还都完好无损的保存着。它们是历史的见证,记载着这座城市兴旺发达的商贸流通史。在文化方面,仅康熙年间就从户部山走出了令徐州人骄傲的两名才子:状元李蟠和《金瓶梅》评点家张竹坡。

我们信步走上依山丘而建的街区,光滑的石板路,各种树木依墙而植,明清建筑依次分列两旁,状元府、翰林院、平常富户人家等均保存良好。几经犹豫,买门票入内观看,发现不大的门扉里面颇多院落,一个叠一个,一座连一座,原来是为了参观方便,博物馆将几座古院落打通连接在了一起。里面门厅、中堂、卧室、书房、绣楼、花园,林林种种,五脏俱全,虽然比不上南方建筑的精巧和细致,也没有扬州盐商的富奢,但却有一种殷实人家的温润、低调和富足。细看这几户人家的家谱和简介,有世代医药的杏林之家,亦有几代累积财富的商贾之家,更有诗书传家的官宦。他们的房屋多为青砖,家居也多是框架简单、质朴的深色木器,屋外的楹联、内悬的各种警世之句也多让游人流连、吟读。第一次近距离的、清静的看这些院落,更让人不禁联想到当年的主人们在此间生活的情景:人来客往和读书持家。而其中的精致的二层绣楼,也让人感觉到曾经这家待字闺中的女孩子是怎样的尊贵,院角的牡丹花开正艳,蜜蜂在花从忙碌,一年年花开依旧,而伊人已不知何处。我们在院落中穿行,不慌不忙,不冷不热,真是难得的闲心和闲暇时光。

离民俗博物馆不远的地方是一条古董街,人头攒动、熙来攘往,我们并不是爱好此道之人,不过是看个热闹。但那些真假莫辩的器物也让人觉得这个交易市场应该是附近县区少有的规模了,亦说明此城历史的久远。

午饭有点滞后,就近选择了“李先生”饱餐一顿后,开始下午的行程。看过了青岛的两座庄重唯美的基督教堂,再看一座被本地列为景点的清真寺有点提不起精神,于是驱车去了未曾到过的珠山风景区。这个区应该同属云龙湖周边,但却是近年开发的景点。随着车流驾驶在沿湖路上,清风徐来,湖面波光粼粼,岸边绿树红花交相辉映已让人觉得不下车亦有趣味。而完善的配套、规范的停车场更让人平添好感。停车后,邻近就为一诗廊,从两汉时期到近现代,多位文人学者在徐州留下的时代印记。一路读来,发现宋代苏东坡曾在徐州做过两年知州,常登山览胜,醉卧山石,写下170多首诗篇,以《放鹤亭记》为首,对徐州的风土人情有着美好的记述,并留下众多历史遗迹。诗廊的壁画中有一首诗读来觉得畅快淋漓,诗中云:醉中走上黄茅岗,满岗乱石如群羊。岗头醉倒石作床,仰看白云天茫茫,歌声满谷秋风长,路人举首东南望,拍手大笑使君狂。

其实近年来旅游,发现一座城市或者一方水土,非与人文历史结合游来方觉有韵味和回甘,徐州亦然。看过诗廊,走过深水鱼廊,再看一看珠山的自然景观和小瀑布,虽然没有攻略做指引,但却也身心轻快,另有一种放空身心的感觉。短短的半天行程,花费不多,却是2018年的第一次出行,以记之,不书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