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出生。

乔布斯出生

原标题:Apple首席工程师回忆:为乔布斯演示iPad的demo是怎样一种体验

图片 1

大数据文摘出品

编译:蒋宝尚、胡笳

1955年2月24日,乔布斯出生。时值美国资本主义黄金时期,国内经济形势一片大好。

这时,惠普等第一批重要的电子企业蓬勃发展,为以后硅谷成为顶级科技代表打下了基础。

1976年4月,乔布斯成立苹果公司。

这家传奇的科技公司在今年8月2日市值突破万亿美元大关门槛,成为众多科技公司里首家达到万亿美元的公司。

毫无疑问,苹果的如此成就离不开乔布斯打下的基础,乔布斯对工作的负责态度,对商业趋势的把握无人不佩服。正如美国前总统对他的评论:“乔布斯是美国最伟大的创新领袖之一,他的卓越天赋也让他成为了这个能够改变世界的人。”

苹果系列的产品是乔布斯一生的骄傲,也正是苹果手机等产品成就了他的封神之路。

大概12个小时后,也就是北京时间本周四凌晨,苹果的秋季发布会即将开幕,最新版iPhone、iPad将发布。此时,我们想回顾一下乔布斯对第一台iPad设计的斟酌,以此纪念一下这位苹果之父。

本文摘录自《创造性选择:深入史蒂夫·乔布斯黄金时代的Apple设计过程》,作者是Apple公司iPhone软件首席工程师Ken
Kocienda,他直接负责新颖的用户界面概念试验。

本文中,他将以第一人称叙述为乔布斯演示第一台iPad的demo时的场景。

图片 2

史蒂夫仍在看着我。

我回答:“是的,这里包含两种设计。一种包含更多的按键,就像笔记本电脑的键盘;另一种的按键比较大,类似一个放大版的iPhone。我们正在考虑同时提供两种设计。使用缩放键可以在二者之间切换。”

然后史蒂夫慢慢地把椅子移到演示桌旁边,往下看。在他面前,显示器右侧是home键。上面运行着iPad
Notes应用程序的早期原型版本,插入光标在当前的空白文档中闪烁。在屏幕的底部,展示着Bas设计的多键布局键盘,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笔记本电脑键盘,只不过比一般的键盘要小一些。

史蒂夫的视线移动到整个iPad
屏幕上,呈八字型慢慢地转头,在我看来这是为了观察iPad的每个细节。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研究后,他点击了缩放键,触发了Bas设计的精美动画——从键盘模式切换到了我的较大按键设计。没有反应,也没有任何暗示表明他在想什么。史蒂夫就像一个老练的赌注扑克玩家,在第一次从发牌人那里拿到牌并查看底牌一样。

现在屏幕看起来不一样了,史蒂夫又开始了他的研究。他花了三十秒的时间来观察屏幕的每一个细节。一旦完成,他再次点击了缩放键,将iPad屏幕返回到更多按钮布局模式。它现在看起来和最开始演示demo时一样了。

史蒂夫又开始研究,仍然没有表露自己的想法或感受。他又一次点击缩放键,再次切换到较大按键布局模式。他简单地接受了这一变化,以确认他已经看到了这两种设计,一切尽在眼前。他转过身来直视着我。

图片 3

“我们只需要其中一个,对吧?”

这可不是我所设想的。我感觉自己艰难地咽了下口水。史蒂夫仍在看着我,于是我耸了耸肩,回答“是的…额…我想是吧。”

史蒂夫打量了我一番,然后问道:“你认为我们应该用哪一种?”

他把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抛给了我。史蒂夫没有把他的椅子移向房间里的其他任何人身上。这是我的demo,他想要我的答案。

然后一些事情发生了。我站在那里,史蒂夫·乔布斯盯着我,等待着我回答他的问题。

“我在过去几天一直使用这个demo演示,我开始喜欢使用这种更大按键的键盘布局。我认为我可以学会这种按键方式,我认为其他人也可以。自动化更正拼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史蒂夫继续看着我并思索我的回答。他在认真思考着我对这个伟大的苹果产品的看法。

真是惊心动魄的时刻。他想了几秒我刚才说过的话以及他在iPad上看到的内容。然后他宣布了对demo的判决。

“好的。我们选择较大的按键设计。”

图片 4

这就是全过程。Apple的神谕曾经说过,软件设计的预言已经揭晓,而伴随着这点的是,史蒂夫的微微点头。

演示结束了。 Greg, Henri,
和Bas从沙发上站起来,说了些令人鼓舞的评论“干的漂亮”、“演示的不错”。

作为一个内向者我恢复了我的常态,并且由于刚才接收到了远远超过我每日日常剂量的集中眼神接触,我开始看着地板。房间里的气场正在迅速消散。

我打开了Diplomacy会议室的门,在我向走廊迈了一步,在门关上之前,我听到史蒂夫说:“谢谢你。”

图片 5

作者Ken Kocienda

在进入德尔菲神谕入口的上方,有一个标语写着“了解你自己”,这是对进入神社的提问者的警告,他们在里面寻求的答案可能其实就在这其中。当我离开会议室时,令我感到满意的是,那一刻我自己知道关于我的demo应该对史蒂夫说什么。

这只是我对这个demo演示后的第一印象,自此以后我对这个会议的思考更多了。

当史蒂夫询问我意见的时候,是一个试探。在观看了我的demo后,他想知道,那时的我是否可以帮助改进软件。如果我没有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他就会转向房间里的其他人。

他们已经反复的通过类似的考验赢得了他们的位置,就像iPhone的每一个软件细节一样。如果我想在Diplomacy会议室中继续展示demo,我必须做出实质性贡献并与乔布斯讨论,因为是获得未来邀请的最好方法。

对我而言,软件编写和影响软件编写的区别就在于此。在这个demo的案例中,我的影响得以通过,是因为我们在iPad发布的键盘设计中,排除了一些细节,例如删除了现在不需要的缩放按钮,也就是我在demo中演示的那个按钮。

我通过了测试。

相关报道: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this-is-what-it-was-like-to-demo-for-steve-jobs-2018-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http://www.sohu.com/?strategyid=00001%20)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