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当我们无明所障、见不到世界的真相和真实的时候。

因为当我们无明所障、见不到世界的真相和真实的时候,我们这些凡夫由于无明所障,我们的凡夫心中有一片黑暗

  于晓非,1985-2015年任教于中共中央党校哲学教研部,现任净名文化教育公益促进会(筹)名誉会长,喜马拉雅FM2017年度历史人文类十大节目“于晓非《金刚经》导读”主播。

图片 1

于晓非教授

  佛陀认为我们这些凡夫之所以轮回于生死,不能涅槃,不能成佛,是因为我们糊涂,我们犯了增益与损减的错误。那么这个糊涂,佛教有个专有的名词来表达它,这个词在梵文里边是“avidyā”,翻译成汉语,就是“无明”。

  佛陀看我们这些凡夫,叫“无明所障”的凡夫,似乎,我们这些凡夫心中有一片乌云,我们的凡夫心中有一片黑暗。这片乌云,这片黑暗,障碍着我们对世界真实的理解,障碍着我们对世界真相的理解。也就是在佛陀看来,我们这些凡夫由于无明所障,见不到世界的真相,见不到世界的真实。这是我们轮回的根本原因!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当我们无明所障、见不到世界的真相和真实的时候,我们当下的一切行为就是背离世界真相、背离世界真实的。注意,这里说的行为包括三个方面,就是我们的所做,所说和所想——佛教叫做身口意。

  由于我们无明所障,我们见不到世界的真相、见不到世界的真实,因此我们的行为,就一定是背离世界真相、背离世界真实的。而佛陀告诉我们,我们这些背离世界真相、背离世界真实的行为,可以很快结束了,但是这个行为会产生一股强大的、无形的力量,这种无形的力量,梵文叫“Karma”,翻译成汉语叫“业力”。在这股无形的业力的驱使下,在背离世界真相、背离世界真实的道路上前行,前行的后果,是在未来又会产生一个新的行为,而因为无明所障,这个新的行为依然还是背离世界真相、背离世界真实的。“Karma”,业力,驱使着我们在继续背离世界真相、背离世界真实的道路上前行——前行了,又造业;造业,又前行;前行,又造业;造业,又前行。

  佛陀说“我是智者,我看到了,这就是众生,凡夫的生生死死、轮回不已。”我们这些凡夫之所以轮回于生死、不能涅槃、不能成佛,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无明,就是由于无明而见不到真实。既然佛陀认为我们轮回于生死的原因是无明,而无明的后果是因为见不到真实,那佛陀给出的解脱方案是什么?用纲领性的一句话概括就是:打破无明见真实。佛陀认为,只要我们能够打破无明见真实,我们就会趋向解脱、趋向涅槃、趋向成佛。

  下边就出现两个问题:既然要打破无明见真实,那无明打得破吗?打破无明的可能性存在吗?拿什么来打破无明?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如果打破无明的可能性是具备的,那怎么打?打的方法、过程、次第是什么?

  我们先说第一个问题,无明打得破吗?打破无明的可能性存在吗?各位,佛陀告诉我们,我们这些凡夫打破无明见真实,这个打破无明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为什么?佛陀说,我证道了,我是智者,我告诉你们,你们这些凡夫实际上是具有两面性。一面就是无明所障,见不到真实,造业,所以轮回。但佛陀说,凡夫也不要妄自菲薄,因为凡夫还具有另一面,也就是无明所障的凡夫,其实普遍地内心又具有着可以打破无明见真实的能力。

  大家注意,佛陀认为,无明所障的凡夫,普遍具有着可以打破无明见真实的能力,这个能力,凡夫又是普遍具备的。这个可以打破无明见真实的能力,梵文有一个词表达它,这个词就叫作“prajñā”,它的俗语形态就是“paññā”。这个词对应着《金刚经》名字里的“般若”。现在我们念做“般若”的这个词,在佛教里边,实际上是“paññā”的音译。也就是,“般若”这个词,在汉唐时期长安洛阳一带,它的发音一定是最接近“paññā”的。汉语的发音千百年来变化很大,这个词现在按照普通话的标注发音是“bān
ruò”,但是现在汉传佛教约定成俗把这个词念“bō
rě”,所以我们随顺大家,这个词继续念“bō rě”。

图片 2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明万历时期彩绘本

  “般若”这个词法义很深,首先“般若”这个词要表达的,就是释迦牟尼认为我们这些凡夫具有两面性,一面是无明所障,另一面就是虽然无明所障但又具备着可以打破无明见真实的能力,这个能力就是般若。所以大家想,般若重要不重要?非常重要!“般若”这个词在汉传佛教,有的时候勉强意译为“智慧”,但是译成“智慧”以后,容易造成误解。比如我们说某某先生是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院士,那这位先生是不是很“般若”?很“智慧”?各位,这样的聪明智慧,不是佛教所说的般若,不是佛教所说的智慧。佛教有一个词是对这种聪明的表达,叫“世智辩聪”,不是佛教要说的智慧。佛教要说的智慧,就是我们凡夫内心普遍具有着的可以打破无明见到佛陀所说的这个世界真实性的能力,佛教称之为“般若”,姑且译作“智慧”。翻译成智慧容易造成误解,所以有时候为了减少误解,往往在智慧前面加个定语,叫“大智慧”,以区别于世间的聪明。

  那么打破无明的可能性有没有?佛陀回答说有。这种可能性就建筑在我们凡夫内心普遍具有着可以打破无明的能力,般若!那么,拿什么打破无明?拿般若。所以,佛陀给出来的打破无明见真实的方案,其实就是把我们凡夫内心本来普遍具有着的、可以打破无明的这种能力即“般若”调动起来。由这个般若去打破无明,一旦用我们内心本身具有着的可以打破无明的这个般若、这个“智慧”打破了无明,我们就趋向解脱,就“pārami”——波罗蜜——过河。各位,这就是般若波罗蜜,这就是《金刚经》名字中两个非常关键的词语。

  下面的问题就是怎么打?打破无明的过程、次第是什么?这是佛教最关键的问题。无明所障的凡夫为什么见不到真实?造成凡夫见不到真实的最大的障碍是什么?什么才是妨碍着我们凡夫见真实的最大障碍?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涉及到学习与修行佛法的过程与次第。

  因为我们要见真实,所以首先得知道,什么是障碍着我们见到真实的最大障碍?只有把这个障碍消除了,才可能见到真实。佛陀说我们犯了两个错误。第一个错误是什么?增益。就是我们这些凡夫无明所障、糊涂,把我们凡夫境界上的在佛陀看来根本不真实的世界,误以为真实。我们把凡夫境界上我们误以为真实的世界死死抓在手里,增益!而佛陀说,这是妨碍着我们见到真实的最大障碍。

  因此大家就可以理解了,要想见到真实,首先要铲除这个障碍,所以打破无明见真实的次第分两步走。第一步,要破除我们凡夫自以为的真实世界,这是要颠覆我们凡夫对我们凡夫境界上自以为真实的理解,就是要解构我们凡夫对凡夫的真实的理解,就是破增益;只有破了增益,才可能见真实。增益跟损减这两个我们凡夫犯的严重错误是连带性错误。因为我们增益,所以我们损减。我们为什么损减?是因为增益。也就是我们死死抓住了在佛陀看来不真实的凡夫境界以为真实,这件事障碍着我们见到真正的真实。我们之所以见不到佛陀所说的真正的真实,就是因为我们死死抓住了我们凡夫境界上在佛陀看来根本就不真实的世界而误以为真实。所以两步走,第一步铲除障碍,破增益,也就是要知道凡夫境界上的一切的存在是不真实的;第二步,补损减,能够破了增益,就是能够彻底地领受佛陀关于凡夫境界上的一切的存在都是不真实的,能够领受这一点,就为见真实打好了基础,铲除了障碍。

  再总结一下,佛陀教法的修行,特别是大乘佛法修行的次第,怎么打破无明见真实?第一步,先要消除我们凡夫见真实的障碍。这个障碍就是我们凡夫死死地抓住在佛陀看来根本不真实的凡夫境界以为是真实,也就是我们一定要做到,如《金刚经》所说,要“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第二步,如果果真经过第一步的修行,能够证悟到凡夫境界的一切的存在不过都是梦幻泡影、如露如电,能够认同这一点了,那么佛陀所说的真正的真实,那一片光明,其实就快显现了。

  本文由净名精舍根据喜马拉雅FM“于晓非《金刚经》导读”第008讲整理

图片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