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罗凡涅米的时间是傍晚6点。

我们到罗凡涅米的时间是傍晚6点,  汽车却要将我们拉到一个更加不见人烟的地方———Bear’sDen餐厅

  向往芬兰的湖泊、森林和桑拿浴,对那里的饮食却基本没概念,出发前领队小姐吓唬我们:要是哪位吃不惯西餐,可以带一些榨菜,以免胃口不好影响心情。一向偏食的我立马添置粮草,从榨菜到牛肉干再到鸭肫干,把一个随身小包塞得满满的。

  到芬兰,第一个目的地自然是北极圈边的罗凡涅米市,那里有童话中的白胡子老爷爷的家———圣诞老人村。上午10点多从上海出发,把时针往后拨5小时,我们到罗凡涅米的时间是傍晚6点。

  罗凡涅米是个太安静的小城,街上见不到几个人。

  汽车却要将我们拉到一个更加不见人烟的地方———Bear’sDen餐厅。

  在白桦林中穿行了约20分钟,才见密林深处有几座小木屋。还没进屋,两个穿传统民族服装的大婶就笑眯眯地把我们赶到边上的桑拿房。说是先驱驱旅途的疲劳。

  桑拿房是一个独立的小木屋,门前一条木头栈道直通湖水。大婶说,可以把包包和衣服都挂在廊檐前,这里绝没有外人打搅。舀一勺凉水浇在烧热的石头上,顿时滚烫的水汽和着松木的香味直往上逼……

  如此几次反复,体内的污垢应该排得差不多了,互相看看个个神清气爽,脸上白里透红。这时肚子也就咕咕叫了。芬兰人讲究桑拿后饱餐一顿,我们今天的主餐是烟熏三文鱼。餐厅正靠墙是芬兰式的壁炉,两大块三文鱼被钉在木板上,正经受烟熏火燎。

  喝过香浓的奶油蘑菇汤(这个汤偏咸,据说是为了补充桑拿后失去的盐分),终于等到三文鱼从炉火前取下来,被分到每个人餐盘里是足有10多厘米见方的一大块,熏得微黄的鱼上透出一股黄油的香味,再配上蘑菇、土豆和不知名的草。色香味俱全。切一小块送进嘴里,细腻、滋润,一点没有腥气。平时嚷嚷着要减肥的美眉这时原形毕露,配上爽口的芬兰啤酒,个个大快朵颐。

  据说这个餐厅是上世纪60年代冷战时期芬兰总统会见外国首脑的隐密别墅,当年苏联的首脑勃列日涅夫、美国亚洲必赢手机登录总统约翰逊,还有伊朗国王巴列维等,都在这里下榻过。想想,将这些把握世界格局的大人物放在桑拿房里坦诚相对,再扔到旁边餐厅里饕餮一番,还有什么事情不好商量?芬兰总统的公关手段可谓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