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身边收到Mark的回复。

收到Mark的回复

在慕尼黑的公事出乎意料地顺利,竟多了三四天自由活动时间,便义无反顾地朝向往之地柏林出发了。由于一时兴起,所以并没预定机票,直接冲到飞机场,一家家航空公司问下来,才最终花了89欧元锁定在了Express公司那圆头圆脑的小飞机上。飞机两小时后起飞。

  以往去旅行,必定做足功课,方能身处异地,做到心不慌意不乱。

 

  等飞机的这两小时的效率极高,整个柏林行的前期准备工作如行云流水一般顺畅。先发短消息给国内的朋友,让他介绍柏林“地头蛇”;收到回复后,立刻一个电话打给这个名叫Mark的家伙;Mark帮我跑去网上找便宜干净的旅店;坐在候机厅里阅读柏林旅行指南;飞机临出发前,收到Mark的回复,把酒店名称和地址听写下后,飞机呼地一下冲向了夜空。

 

  旅店热闹如酒吧

 

  小飞机降落在柏林市中心最具历史的Tempelhof机场,我们好像当年盟军向Temple鄄hof机场空运物资一般被空投到了柏林。匆匆观望了一眼这犹如老火车站一般阔大古朴的飞机场大厅,便走出了机场。根据Mark的指示,出租车在柏林墙纪念馆附近的Etap旅店前停了下来。

 

  Etap的大堂灯光氤氲,被各式奇奇怪怪的年轻人占满。他们手持红酒,三三两两地交头接耳着,耳边尽是轰隆隆的电子音乐,竟有人和着音乐手舞足蹈。我甚至怀疑误入了酒吧,而非旅店。此番景象一扫慕尼黑沉静、优雅的印象,叫人随时准备投入柏林的声色犬马。

 

  原来今晚Etap新开店,特价优惠,45欧元两人间。而此时简陋的大堂正在搞开幕酒会。Etap的酒店房间不大,靠密码进入,非常干净,设施现代。亏Mark找得到这等便宜事。

 

  老板打扮得像车工

 

  稍事休息后,Mark敲开了我房间的门。这是个40出头的中年人,身修如竹,穿着蓝色工装服,活像个车床工人,就差胸口写上“安全生产”这几个红字。他是当地一家小唱片公司的老板,带着他的DJ满世界跑。碰到disco临检,警察总盯牢那些锦衣华服者,只把他当技工,匆匆打发了完事。

 

  Mark打算带我开“11路电车”夜游柏林,说是这间旅店离大多数著名的景点都不远,今晚先探路,白天我便可以轻车熟路地深度游。

 

  柏林墙的两面

 

  出门后走过一个街区便是一小段柏林墙遗迹,薄薄的一层钢筋混凝土板而已,一面被涂画得花红柳绿,一面则是惨白一片。Mark解释道,有涂鸦的一面当年属于西柏林,而惨白一片的则属于东柏林。当年入夜时分,东柏林的守军把大探照灯直接打射到墙面上,只消墙上出现人影,便意味着有人接近。他吐着舌头,指指镶嵌在地上的砖石线,说是柏林墙虽倒,但这新敷设下的砖石线却沿着过去柏林墙的走向贯穿全城。“不过真要看雄伟的wall,还是得去中国,因为那里有GreatWall(长城)。”Mark

新华网

我们身边 1

Tags:慕尼黑
酒吧
柏林墙

分享到:

上一篇:美国租车比打的便宜下一篇:领略柏林的声色犬马(2)

我要评论

邮箱:   姓名:  IP:47.93.139.60

验证码: *我们身边 2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世界游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