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柏林最前卫的象征。

这是柏林最前卫的象征,而对面则是全世界最早的红绿灯

 全世界最早的红绿灯

  穿街过巷5分钟,眼前是极其摩登的城区———波茨坦广场。雄伟的SonyCenter吃喝玩乐一应俱全,中心广场有个如风扇一般的顶盖,在夜晚幻彩变化,无比震撼。Mark却独喜欢一边的IMAX影院,嚷嚷着要在这里开3D派对,准保好玩。这是柏林最前卫的象征,而对面则是全世界最早的红绿灯,至今仍在工作。

  从SonyCenter的后门溜出来,正对面是大名鼎鼎的柏林爱乐音乐厅,建筑风格前卫。卡拉扬便是在这里领导着这支全世界顶尖的交响乐团。远远地望得见德国国会大厦那由NormanForster设计的玻璃大穹顶。晚上10点关门,需排队登顶。

  穿过柏林市中心那如森林一般粗犷豪迈的建筑,直接便来到了勃兰登堡门。说实话勃兰登堡门的气势较之巴黎的凯旋门逊色不少。只是顶上驱赶战车的胜利女神铜像倒是好看,怪不得拿破仑当年要抢回家炫耀。

  菩提树下的风景

  勃兰登堡门连接着柏林两条重量级街道,往西是6月22日大街,它被森林包围,大名鼎鼎的LoveParade便是从这里出发,来自全世界的年轻人随着载有顶尖DJ的大卡车一直往下舞蹈3公里。往东是菩提树下大街,近勃兰登堡门这一小段全被各国大使馆占了去。

  沿菩提树下大街一路往东,柏林歌剧院、洪堡大学、宪兵广场、柏林大教堂、柏林古根海姆美术馆无一错过。快到河边时,Mark又拉着我往北走,只见被两条小河包围出的一个小岛上,一片黑森森的建筑压迫视觉。这便是柏林最引以为豪的“博物馆岛”,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特别是一家Pagamon博物馆,收藏有古希腊、古巴比伦以及古埃及时期的大量文物与建筑复制品,甚至搬进去了整幢高阔的希腊古菜市场雕刻精美的华丽大门。

  柏林的“泰康路”

  越过小河,很快便来到了终点站XX街。照Mark的说法,这里倒像是上海的泰康路,艺术家云集。这里本是柏林的犹太社区,至今还保留着被烧得黑漆漆的犹太大教堂。而沿街一些破破烂烂的犹太老房子如风干的乳酪一般千疮百孔,被开辟作艺术家们的工作坊,每间大门都洞开,里面被装点得古灵精怪,吹拉弹唱好不热闹,艺术家们自顾自快乐,毫不理会游客,只是门口摆着大牌子“禁止拍照”。对面均是柏林当下最时髦的餐厅酒肆,目前这里流行东南亚风味。Mark也好这口,便拉着我在家印度餐厅门口坐了下来,胡吹乱侃了一通东西柏林的如烟往事,听得叫人渐渐入了迷……竟也忘记了看街上频频出没的艳丽美女。

  长达两公里的涂鸦

  接下来的两天,均是沿着Mark曾带领的夜游路线,再次开着“11路电车”重访那些走过路过却不曾入内的景点,少走了很多弯路。至多跨越都市森林,走到选帝侯大街,看西柏林的奢侈购物区,以及被炸成牛肉干样,却依旧矗立在街头的威廉皇帝纪念教堂。或是乘轻轨,跑去看东部画廊,看为纪念柏林墙之倾圮,全世界艺术家所作的长达两公里的露天墙上涂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