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奥林匹亚一路要经过科林斯、迈锡尼、纳夫普利翁。

到奥林匹亚一路要经过科林斯、迈锡尼、纳夫普利翁,  通过科林斯运河与希腊本土连接的伯罗奔尼撒半岛

  通过科林斯运河与希腊本土连接的伯罗奔尼撒半岛,是神话和古迹的宝库。到奥林匹亚一路要经过科林斯、迈锡尼、纳夫普利翁。

  长6公里的科林斯运河位于科林斯地峡的最窄处,两端分别连接萨洛尼克湾和利斯湾,使来往于

  爱琴海和爱奥尼亚海的船只缩短了185海里的航程。过了科林斯,就到迈锡尼。这里是荷马史诗中希腊联军的主帅阿伽门侬的故乡,他从这里出发,经过十年苦战后,终于用木马计攻陷了特洛伊城。但当英雄回家后,等待他的不是鲜花美酒,妻子勾结情人将他谋害。史诗时代已经过去,如今的迈锡尼只剩下千年不倒的狮门,令人回想起当年的腥风血雨。

  纳夫普利翁是一座依山傍海的小城,路两边的石头房子显得古朴凝重,其间点缀着一两幢色彩艳丽的小楼。纳夫普利翁由于地利位置的优越,自古以来就是军事要地,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遭到围攻和攻陷,和平的年份极其短暂。至今,在城后的帕拉米底山和港湾中的小岛上,依然竖立着当年的要塞和堡垒。1823年,希腊摆脱土耳其的统治独立之后,纳夫普利翁成了希腊的第一个首都,直至希腊的首位国王奥西奥决定迁都雅典。

  离开纳夫普利翁,汽车穿行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中间,路边景色不断变化,时而是崎岖的山路,时而是辽阔的草原,一会儿是湖光山色,一会儿又是幽深峡谷,幅幅可以入画。路边不时出现一幢幢白墙红瓦的希腊十字式教堂。终于到达奥林匹亚,心境反而平静,也许这正是古希腊每一个即将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选手在赛前的感觉吧。

  奥林匹亚在伯罗奔尼撒半岛西海岸树木葱茏的阿尔菲尼斯河谷中,一种有别于荒原高山和迷人海滨的独特氛围,特别适合于举行各种会议。古时候,全希腊各城邦的勇士和贤者集聚此处,在“众神之父”宙斯的祭坛前举行公平的力与美的竞赛。从奥林匹亚废墟的西北面入口进入遗址保护区,可以遍历整个古奥林匹亚建筑群。透过南部建筑区保留下来的精美的科林斯廊柱柱头,仍能依稀辨出旧日的盛况。在始建于公元前七世纪的赫拉神庙,可以找到保存的全希腊最古老的多立克石柱。宙斯神庙的多立克石柱之粗壮更甚于雅典帕台农神庙的石柱。邻近的奥林匹亚考古博物馆中陈列了许多挖掘出来的文物和雕塑。

  看完奥林匹亚遗址,天下起了小雨。迎着风和细雨,走在现代奥林匹亚镇的石路上,看着两边的景物,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