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身边如此中规中矩的城市设置是为了便于游人行走。

如此中规中矩的城市设置是为了便于游人行走,在芝加哥完全不用担心迷路

  双城行走记。初次访问全美数一数二的大城市——芝加哥、纽约,我竟会试着用双脚去感知这两个城市的“色香味”,这是我在开始旅行之前不曾料想的。不过边走边看,却给了我欣赏这两座城市别样的角度、高度。

  在芝加哥,从陪我行走的志愿者Carol到市长Daley,让我尝到了“芝”味道;在纽约,从夷为平地的世贸中心到一街之隔人头济济的“21世纪OUTLET”足以让我瞠目结舌。遗憾的是,纽约的“大苹果”倒计时、时代广场,竟然都在我的朦朦睡意中溜过去了,也许是走得太累了。

  “芝”味道:回味浓

  城市:方正不迷路

  初来乍到芝加哥,发现这里周遭的房子是方方正正的,路经的街道是笔笔直的,就连那条有着百余年历史的火车旧环线,所走的路线也是四四方方的。并就此走到了今天。

  有着挪威血统的Susan告诉我,在芝加哥完全不用担心迷路。一般每行走100米,就到了另一条街道,如此反复,一条大街、一个街区也就这么规划好了。如此中规中矩的城市设置是为了便于游人行走,也给像我这样的初来者壮胆,不怕迷路了。仅仅一上午的步行,在取得逛街心得后,到达的次日下午,我就单枪匹马去“血拼”了。

  个性:个个不简单

  尽管芝加哥的城市历史不过百余年,但年届60岁的Carol仍为之津津乐道。她是芝加哥旅游咨询中心的志愿者,自愿给所有喜欢芝加哥的游人讲解。

  作为志愿者,Carol最擅长的就是城内的老建筑和历史了,因此绕着华盛顿大街,走一路讲一路,带着我们从华盛顿大街走到密歇根大街,看过了城内几乎所有的地标。这些年逾百岁的老建筑,如今已经整旧如旧了。

  在Carol一路的耐心讲解中,Daley,这个芝加哥城里的大人物——市长也变的越来越清晰了。他出身市长世家,他的父亲曾经是芝加哥的市长,并连任。Daley的独特个性使得他有望再次当选。Daley鲜明的个性也同样体现在芝加哥的街头。由于Daley的支持,在黄金地段的千禧公园内出现了“单车俱乐部”,低价为单车族们提供停车、沐浴、修理等服务。

  芝加哥的街头,照样体现了Daley的鲜明个性。甚至在风光最美的密歇根湖边,芝加哥还特别为单车族修筑了一条长30里的单车道,风光可不一般!

  音乐:蓝调芝加哥

  芝加哥的最后一站,我走进了“蓝调芝加哥”。作为爵士的发源地,芝加哥至今仍保留着诸多蓝调酒吧。Cynthia着黑色丝绒礼服,腰间绣着中国汉字“爱”,当然这并不是为我的到来而穿的。

  在这个有着约50年历史的蓝调酒吧里,我整整听了2个多小时的音乐,据说这里是全城保留最完整、最纯正的爵士酒吧了。由黑人女歌手来演绎一首首曾经风靡至今仍在传唱的老歌,如今也成了衡量正宗与否的特征之一。

  台上的5人演出团队个个身怀绝技。键盘手堪称“十指琴魔”,玩起琴来真像是着了魔一样,一连串的音符就这么倾泻而出;刚刚还在台下喘咳不停的黑人,上了台竟是个老道的吉他手;还有那东欧来的小伙子,弹起吉他来,谁能相信他是“半路出家”,地地道道的芝加哥蓝调。

  “纽”节奏:慢动作

  大雪:城市放慢脚步

  边走边看,说起这道意外的风景,不得不感谢伴随我始终的那场雪暴。离开芝加哥的那天下午,当地的气象部门已经预测到雪暴将后我两个小时抵达。本以为能避其锋芒,没想到,抵达纽约的当晚,时速近百公里的它早已在那儿等着我了。第二天醒来,推开纽约半岛酒店的南窗,漫天飞雪纷纷扬扬,-17℃窗外俨然是冰天雪地。

  大雪光顾后,整座城市的速度都慢了一拍甚至是两拍。周日上午,在洛克菲勒中心,众多睡懒觉的纽约人赶来此地享用早午餐,只为省却了早餐的烦琐。不过窗外,也有爱玩的纽约人脚踏冰刀飞旋起来。据一位在纽约生活了20年的华人称,这里的天然冰场已经成了纽约冬季一景,许多电影都会来此取景。

  “血拼”:温度重于风度

  早在去美国前,就受诸多“血拼”族推荐,此行纽约是最佳的血拼地,不仅因为美元贬值。无论从第五大街的哪条支路出发,所到之处都是一间间装扮前卫的专卖店,LV、ESCADA、GUCCI等,你惟有感叹信用卡的透支额度太低。

  大雪突降,即便是纽约的“血拼”也不由得要放慢了节奏。去市中心的“21世纪OUTLET”,平常10分钟的车程,雪暴那天足足开了半个小时。15厘米厚的雪让城市的交通速度调到最低。

  即便在第五大街上,挂出了“SALE”的众多专卖店里虽人气超旺,但成交额并不见疯长,原来,留恋店堂内的暖气,不少路人无论买或不买都躲到店里来了。

  于是,第二天不少专卖店挂起了“免战牌”——大雪封路歇业一天,更多商家则是双管齐下,既延迟了开店时间又提早了关门时间。害我这个职业“血拼”族无用武之地。

  慵懒:纽约人的周末

  MOMA——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里,位于洛克菲勒中心附近的展馆,门票仅仅几美元,周日的下午也是人头攒动。尽管展馆里的展品并不见得有多经典,但老美们照旧是拖家带口纷涌而来,欣赏艺术。百余件艺术品只是零星地散落在4个层面中,他们却要用上足足一个下午来钻研。哪怕是坐在玻璃窗前看看博物馆外面的雪景,也权当是一道最美、最自然的艺术品来细心揣摩。

  虽然周末的晚餐是他们最最看重并力求最奢侈的一顿,但慵懒的纽约人却不愿多跑,找到和第五大街平行的PARK大街上,一间带转门、配摄像头的餐厅也成了他们雪暴之夜最欢畅的聚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