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已经四个月没有降雨了。

    阳朔已经四个月没有降雨了,而遇龙河,  骑车游走在遇龙河岸边实在是件相当愉快的事

    阳朔已经四个月没有降雨了。

  漓江露出了大面积的河床,部分河道已经无法通行“官船”。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漓江,不是印象中阳朔的风貌。

  本来,我对阳朔也并不抱很大的期望,只是想在淡季里和爱人随意的走走,消磨一个周末的短暂时光。

  骑车游走在遇龙河岸边实在是件相当愉快的事,尤其是对于我——已经N年没有碰过自行车的人。

  典型的喀斯特山岩不时突兀的出现在我们身边,农舍和田园一一自眼前掠过,收割好的一捆捆稻子,整齐地排列在田间,而遇龙河,象少女的芳心,忽远忽近。

  过了旧县,眼前的大路偏离了遇龙河,一个在采石场忙碌的女孩为我们指明了方向。女孩大约是上初中的年纪,戴着帆布手套的双手绞在背后,回答我们的提问时如同背诵课文一般的认真,骨子里的羞涩与举止的落落大方,竟都写在那双清澈的眸子里了。

  想想我原本对阳朔民风的极不信任,不由得惭愧——我错怪阳朔了。

  血色夕阳落在遥远的山峰之后,仿如残缺,渐渐湮没。

  日落之后,我们抵达了遇龙桥,不过那只是骑行的目的地而已,一个名字,一个符号,而风光,却永远在路上。 

  从杨堤至兴坪的江畔很适合徒步,我们不愿意穿行村中的近道,而是一直沿着堤岸前进,全程都有漓江相伴左右。

  11月的漓江,游船还是很繁忙,不时有船中导游的声音传到我们的耳朵里: 

  “大家看江的右边,这两位是徒步游漓江的,至少已经走了5个小时……”

  原来是在说我们。

  “大家对徒步有没有兴趣啊?下次我带大家徒步漓江全程好不好?”

  游船中一片欢声雷动。

  我向游船挥了挥手,心想:说说而已。
  兴坪码头到了,回首间,著名的20元人民币背面的风景就在眼前,真有七分相似,只是枯水期的漓江缺了些神韵。

  什么时候可以去50元人民币的背面呢?想象中的完美旅途遥遥无期。

  其实去了又如何?

  完美只在乎想象,遗憾却永远封存,无论旅行或人生,莫不如是——眼看地图上一个个传奇的名字变成回忆,没来由的失落。

  也罢,不如就此醉在山娇水媚的阳朔,醉在灯红酒绿的西街,但闻“山水甲天下”五个字足矣,再不理会别样的天地,别样的人生。

  旅途长也好,短也好,终有结束的时候。

  漓水丰也好,枯也好,若阳朔就是印象中的阳朔,多好。

  ——省却多少烦恼。